(ค้้้้้้้้้้้้้้้้้้้้้้้้้้้้้้้้้้้้้้・ω・ค้้้้้้้้้้้้้้้้้้้้้้้้้้้้้้้้้้้้้้้้้้้้้้้้้้้้้้้้้้้้้้้้้้้้้้้้้้้้)
我是机智又聪明的二梦!
是二梦不是二萌更不是二傻!!

关于

【呆毛姐弟】并不好吃的肉

    天空有些阴沉,薄雾一样的雨丝弥漫着,让人的心情也没办法阳光起来。

    埃米看着自家的笨蛋姐姐又干掉了一只不长眼的魔兽拿到200积分把自己的水囊扔过去:“出了这么多汗,补点水吧。”

    艾比鼓着包子脸扑过来,不满的道:“埃米!姐姐我可是个柔弱的女孩子诶,你居然让一个柔弱的女孩子单独对付这么可怕的怪兽。”

    “一个柔弱的女孩子才不会参加凹凸大赛。”

    被艾比扑得一个踉跄,背后靠上两团柔软的的肉团。

    正值青春年少血气方刚的埃米少年,不可避免地,感觉到了体内的洪荒之力隐隐要冲破封印。

    “啊!埃米你怎么流鼻血了??”

    还不是你这个毫不自知的笨蛋害的啊!

    清澈的水从水囊里被倒出来,润了咽喉,溢出几滴顺着少女的嘴角从下巴滑进衣领。

    埃米偷偷瞄着,咽了下口水,同时感到仿佛全身都燥热了起来。

    从何时起自己竟然对自己的亲姐姐抱有这样肮脏的想法呢,埃米不知道。从小到大他和艾比都是在一起的,大概这就是所谓的“日久生情”?他也想过一定是因为和艾比在一起太久了,身边只有这么一个女性出没所以才会产生这种扭曲的感情,但他也让自己去注意过其他的女性,可是不管是贫乳萝莉还是大波御姐,到最后,脑中挥散不去的,却是自家姐姐的脸。

    他家的姐姐啊,从小就长得非常可爱,现在慢慢张开了更是愈发出落得让人难以移开视线。

    可是,这样的姐姐,为什么总是看向其他地方呢,为什么她的眼里不再有他的身影了呢……

    ……姐姐,是我一个人的。

    “埃米,我的……头好晕……”

    埃米微笑着抱住艾比摇摇欲坠的身体,轻声说:“没关系哦姐姐,头晕就睡一觉吧。”




    这一觉并没有睡得很久,树枝烧的噼里啪啦的声音把艾比吵醒了,但她睁开眼,却什么也看不见。但是因为看不见,听觉才异常敏锐,她听见雨声淅淅沥沥打在石头上,树叶上的声音,还有树枝烧起来噼里啪啦的爆破声。

    她的围巾,此刻却被人用来蒙住了她的眼睛!而且她现在四肢无力,连坐起身来都办不到,只能躺在这未知的地方,像一条砧板上的鱼。

    “是谁?埃米……埃米呢!你放开我!”

    我就在这啊,姐姐。

    埃米蹲下身看着自家姐姐苍白着脸惊慌失措的喊着他的名字,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

    “你走开!别碰我!”艾比嫌恶的撇过头,她现在很担心自家弟弟的情况,这个绑住她眼睛的人一定很厉害,不然埃米也不会让她被抓,只是她担心埃米会不会被这人打伤……

    埃米掰过艾比偏过去的脑袋低下头想着肖想已久的唇吻去,却遭到艾比剧烈的反抗。

    “唔!”有血腥味从舌尖弥漫至整个口腔,埃米舔舔嘴唇,果然出血了。

    “滚!你这个变态!”艾比好像气炸了,整张脸都红彤彤的,羞愤地大吼。但是药效还没过,使她的声音听起来心有余而力不足。

    对,我是个变态,所以才会对姐姐做出这样的事。我就是个变态。埃米用拇指擦去艾比嘴边的血迹,心里认同的想。可是,这样气得满脸通红的姐姐,也是十分可爱呢。

    “唔……唔唔!”

    手指硬塞进她的嘴巴撑开,埃米再欺身一次压上她的唇,舌头如游鱼般滑进去追逐着她闪躲的小舌。

    艾比从没感受过现在这样的气愤,初吻被一个不知什么样的人夺走,接下来可能还会发生更可怕的事,可是她现在的身体软绵绵的,根本没有力气把自己身上这个变态打飞到地平线的另一端,更别说确认埃米的安全。

    埃米,你在哪里……埃米……

    埃米的吻慢慢从嘴角移到脖子,再下移到锁骨……艾比的锁骨很漂亮,应该说艾比是个很漂亮的人,不光是锁骨,身体也很漂亮。

    “啊!!!”裙子被撩了起来,空气中含带着雨水的湿意,下身顿时感到凉飕飕的,艾比惊呼一声同时感到无比的羞耻,她能感觉到,这个变态的手正沿着她的腰慢慢摸到了胸前。

    一般来说,女孩子的发育要比男孩子早两三年。艾比平时也有充分的锻炼,身体发育得挺好,虽然个子没长多高,胸前的那两团浑圆温软,摸上去手感相却当的不错。

    埃米很轻松的就解开了她白色的文胸,一手揉捏着艾比右边的乳房,嘴巴轻咬着她左边的乳头,他不敢咬的太用力,即使是身体的需求叫嚣着要品尝更多。

    因为他不想伤到艾比。对自己的姐姐做出这种事,本来就已经够混蛋的了。

    埃米感到艾比胸前的那一粒红豆在他的揉捏吮吸下和他的下身一起渐渐挺立起来。

    乳首敏感地被舔弄得涨大立起,一股异样的酥麻感慢慢从胸前那一点上传来,可艾比却一点也舒服不起来,她现在除了恶心就是恶心。

    比抓了死老鼠还恶心。

    不够,远远不够……想要姐姐……想要和姐姐一起……

    ……姐姐果然是笨蛋吗,居然还穿着小熊图案的内裤,真是碍眼。

    连身上最后的遮挡物都被除掉,艾比羞耻得轻声啜泣起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简直用头发丝都能想得到。

    艾比的胴体一丝不挂的呈现在眼前,像小兔子一样无措地微微颤抖着,轻声咽呜着,蒙着她双眼的围巾早已被泪水打湿,晕开深色的水渍。

    可怜楚楚的小兔子,却更加让人升起想要侵犯欲望。

    埃米抬起艾比的修长的双腿,从趾尖细细吻到大腿根部。接下来,就是艾比一直奋力想夹腿遮住的花穴。

    在埃米的舌头触及到花瓣的时候,他听到艾比哭着叫着他的名字,叫着让他来救她。

    我就在这啊,姐姐。

    埃米垂下眼,仿佛听不见艾比撕心裂肺的求救,湿润的舌头一圈一圈的舔舐着,舌尖没入花蕊深深浅浅地探进去。

    “埃米……救救我……”

    “埃米……”

    “埃米……”

    舌头在体内搅动的感觉让艾比感到无比羞耻的同时,慢慢的竟升起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酥酥麻麻的,仿佛四肢百骸的感觉都集中到了下面。不知是她流出的体液还是舌头舔舐的唾液,使得舌头的进出发出让人脸红心跳的水声。艾比的哭泣声中不知何时已带上了轻轻的喘息。

    “呜呜……埃米……”

    埃米抬身,凑上前去拨开艾比因挣扎而凌乱的头发,双手温柔地拂过她的脸颊,发出的声音沙哑地自己都吓了一跳。

    “我就在这啊,姐姐。”

    在耳边响起的声音低沉又隐忍,带着几分痛苦和难耐。但艾比绝不对听错,这是她几千个日夜中听到深深记在脑海的声音,这是她的弟弟,埃米的声音。

    像是突然被按下了暂停键,艾比低低的咽呜戛然而止,不敢置信般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这种情况,她又该说什么呢。

    “啊!”

    就在艾比还在震惊中不敢置信的时候,下身猛然传来的疼痛感让她痛呼出声,身体被入侵的排斥感使得下身下意识地缩紧想要排出异物,但这却更加愉悦了身上的这个入侵者。

    埃米粗喘着气控制自己不能过分急躁伤到了艾比,炙热的气息全数喷在了艾比的颈窝,使得她颤了一下,他干脆低下头轻咬她光洁白皙的脖颈,抱着她,等她的身体不再这么排斥后才缓缓地律动起来。

    逐渐习惯异物的窄小花穴受到摩擦而愉悦起来,被贯穿的快感渐渐汇成酣畅的波涛,前仆后继的将她淹没。艾比的脑子浑浑噩噩的还没从埃米就在身边的事中回过神来,仅剩的理智又被这股快感冲击成混沌,不由自主地呻吟出声,不可自持地想要被更加填满……

    “啊啊,埃……埃米……”

    “姐姐……艾比……艾比……艾比……”


    


评论(4)
热度(42)

© 二梦的两根小呆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