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ค้้้้้้้้้้้้้้้้้้้้้้้้้้้้้้้้้้้้้้・ω・ค้้้้้้้้้้้้้้้้้้้้้้้้้้้้้้้้้้้้้้้้้้้้้้้้้้้้้้้้้้้้้้้้้้้้้้้้้้้้)
我是机智又聪明的二梦!
是二梦不是二萌更不是二傻!!

关于

【兰狩】

    浴室里的水声哗哗的敲击着耳膜传进大脑皮层,即使隔着厚实的浴室门也

让人不由得浮想联翩。

    狩屋正树有些局促的捏了捏宽大的和服袖口,心想着是不是来早了,雾野

前辈还在洗澡呢。嘛,还是先去其他人那里看看吧……

    正要打定主意便听见“啪嗒”一声,门锁打开的声音。狩屋下意识的望向声

源方向,不期然撞上一双苍绿色的眼眸,和着身后的雾气蒸腾,微微湿润着。

    “狩屋?”

    “啊!抱歉雾野前辈我来早了!”简直像考试时作弊被当场抓到一样,狩屋

将视线从对方微粉的皮肤上慌忙移开,无措得不知道手该怎么放。

    “没事,你先坐吧。”雾野兰丸有些好笑的看着对方可爱的表情,毫不在

意自己全身只在腰间围着一条浴巾走过去拿出吹风机来吹干自己垂在颈间湿

漉漉的头发。

    机器发出的声音盖过自己胸腔里的振动,狩屋悄悄松了一口气,揉了下发

烫的耳朵。

    湿哒哒的头发被强风吹得翻飞,甩出的水珠溅落在脚下厚厚的地毯上很快

就被吸收消失。

    “呐,雾野前辈,我帮你吹吧。”狩屋干坐着别扭,于是站起来想要走过去

,却被边上的什么绊了一下,“小心——”

    雾野刚想说“好啊”便被背后的力量撞得摔倒,吹风机脱手掉到了地毯上

,插头也从插座上抽离。

    “抱,抱歉雾野前辈!!”趴在雾野背上的狩屋慌乱的起身,一脸紧张的扶

起他,“前辈哪里有受伤吗?”

    “全身都受伤了。”

    雾野哼哼着转过身坐起来。如此近的距离,狩屋可以清楚的看见从雾野颈

间滑落的水珠的痕迹——转过形状漂亮的锁骨,向下滑过胸口和腹部,最终被腰间的浴巾吸收不见。

    “咳咳。”见狩屋一直盯着自己,雾野有些脸红,虽然他是不介意给狩屋看

的啦,但是一直盯着……那里的话,他也是会不好意思的。

    狩屋瞬间回神,脸颊一下子染上绯红,结结巴巴的解释却怎么也表达不清

楚,懊恼的咬唇,肩上却被搭上一只手迫使他靠前,唇上覆上的柔软让他的心“咯噔”了一下,心跳彻底失控。

    狩屋半眯着眼有些晕乎,什么时候他将双手环上雾野的脖子的,他不知道

;而雾野什么时候从他的领口将手伸进去的,他也不知道。反应过来的时候

他的和服已经被扯得皱巴巴的,雾野伏在他身上吮咬着他的脖颈,酥酥麻麻

的。

    胸前的一点被揉捏,使得狩屋身子颤了一下,从鼻间发出一声轻哼,充满

诱人的情色意味。

    雾野目光微沉。 房内的暖气真是蒸得人一阵发热。


雷雷轩

    “雾野和狩屋怎么还没来?都过去二十分钟了。”

    “可能突然有事吧。”天马想了想说。

    “能有什么事,说好了大家新年出来聚一聚的啊!”速水不知被谁灌了点

酒,趴在桌上嚷嚷起来。

    “我觉得,有事的话也只能是那种事了吧。”皆帆手抵下巴高深莫测的说,

顺便瞄了眼旁边的真名部。

    真名部推了下眼镜还是决定无视身边的那家伙。

    “诶诶,皆帆知道是什么事吗?”信助好奇的凑过来问。

    “我们不要管他们啦,喂神童——这个拉面超好吃啊!”

    “闭嘴啦井吹!你自己吃不要叫我!!”

    “神童——”

    “闭嘴!!!”

    “啊啊,大家都感情真好呢。呐,剑城?”天马悄悄握住身边人的手,灿烂的笑起来。

    “嗯。”

    十指相扣,从掌心中传递过来的温度一直暖到心里。


评论
热度(1)

© 二梦的两根小呆毛 | Powered by LOFTER